邪教为何惩戒脱教者?
来源:随县县委办    编辑:余婷婷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1-23 08:49    浏览次数:

  邪教信徒在认清邪教的真面目后,都欲脱离邪教,但是邪教却不放过他们,百般诅咒、恐吓,残酷野蛮的惩戒他们:

  全能神组织通过杀害一名河南小学生来惩戒退教的信徒,并在其脚心处留下闪电标识;

  从四川到深圳打工的女法沦功练习者魏志华,因对法沦功产生怀疑,竟被10多名痴迷者活活折磨死;

  摄理教信徒28岁的黄女士退教后,立即遭到3名信徒的绑架,现场被殴打,并扔进车里;

  奥姆真理教教首麻原彰晃声称脱离该教的要下地狱,对不服从管制试图退教、脱教、出逃的信徒,则以恐怖手段进行镇压……

  为什么邪教都如此残酷地惩戒欲脱教者呢?

  ▼▼▼

  因为信徒脱教了,邪教头目就少了敛财的渠道

  邪教头目个个爱钱如命,个个都是敛财高手,盘剥信徒钱财,非法牟取暴利。

  法沦功头目李洪志通过出售书籍、“护身符”等物品,并通过办班收取“培训费”“集资”等各种方式,聚敛钱财无数。

  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为了聚敛钱财,收一个信徒需要5000元的“拜师费”,把成本90元的“戒坛方”按1212元的价格出售。

  日本奥姆真理教头目麻原彰晃强迫信徒向教会“布施”个人甚至亲友的私人财产,称“布施越多修行越深”,采取分“项目”聚敛钱财,如“在家修行者”参加修炼活动需要交半年会费和入会金,共4.8万日元,入会后参加“入门预备班”,需交14.5万日元,参加由“尊师”麻原通过摩顶注入超人能量的仪式,需要“布施”5万日元,等等。

  摄理教头目郑明锡个人财产约有20亿至30亿韩元,主要来自信徒的捐献和义卖。

  血水圣灵头目左坤疯狂敛财,为确保奉献款能如数上缴,采用当日上交、区交叉监督的方式管理,信徒起早贪黑经营生意赚的钱必须全部奉献给他。一旦无辜的群众被诱骗入教,就被榨干每滴血。

  如果信徒脱教了,那么邪教头目又从哪里敛财呢?

  因为信徒脱教了,邪教头目就少了淫乱的机会

  每个男性邪教头目对女人都有出奇的偏好,总是想方设法地把手下女信徒甚至年幼的少女诱奸上床,满足个人淫邪心。

  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从把第一个女信徒诱骗上床开始,发展到后来由10多名女弟子组成的“秘书组”值班“护法”,贴身服侍生活起居。

  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,摄理教头目郑明锡在日本时,几乎每天“召见”10多名女信徒,以“检查身体”为名进行性侵犯。

  大卫教教首大卫·考雷什,宣称他是教派内唯一可拥有妻子的人,和庄园内的19个女教徒结婚并生有一大群孩子,被他蹂躏过的女性不计其数。

  美国“上帝第五福音改革教派”邪教头目詹姆斯·沃克拥有千名性奴。

  如果女信徒们都觉醒脱教了,邪教头目便少了淫乱的机会。

  因为信徒脱教了,邪教头目就少了违法的帮凶

  邪教头目利用信众对生活的种种不满,制造诱惑,许诺虚幻的别处生活,让他们焦虑,让他们完全脱离原有家庭,全身心投入邪教组织,成为邪教头目的私有财产,最终成为邪教头目违法犯罪的帮凶。

  例如,众多信徒被诱骗入教后疯狂地拉人入教,不惜血本地传播邪教,为邪教头目提供活动便利,伤害无辜的群众,甚至为“邪教事业”白白送命。

  如,一化名为“彭莉”的全能神信徒利用色诱拉人入教;

  华藏宗门信徒张某某2000年出资130余万元在珠海九洲大道银石雅园购买190余平方米的房产,供吴泽衡居住、设立佛堂、作为活动据点;

  如果信徒清醒脱教了,那邪教头目就失去了帮凶,又怎么去传播邪教,又靠谁来满足自己各种私欲?

  因为信徒脱教了,邪教头目的野心就少了基石

  邪教组织发展到一定程度,邪教头目的政治野心也随之膨胀。他们不满足于“秘密”实行“神权”统治,还要在全国甚至全人类实行“神权”统治。

  法沦功头目李洪志极力鼓吹“政府无用论”,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要推翻政府的合法政权,企图建立一个由李洪志为最高领导人的人间“天国”,即“法沦世界”。

  奥姆真理教头目麻原彰晃在东京取得奥姆真理教“宗教法人”资格后,其势力不断扩展,政治野心也随之膨胀,称自己为真理国的最高统治者,妄想担任日本的总理大臣,还制定自己的“宪法”,规定为维持圣法,信徒有义务服兵役。

  美国大卫教派头目考雷什在韦科镇修建了一座城堡式的军事庄园,占地30公顷,宣称在世界末日到来时,大卫教将会遭到教外敌人的攻击,要求做好迎接挑战的准备。

  如果信徒们清醒脱离邪教了,那么邪教头目们又煽动谁参与暴力抵抗,依靠谁来实现 “神权”梦、 “皇帝梦”?

  因为信徒脱教了,邪教头目就多了灭亡的危机

  邪教头目骗财骗色,制造恐怖事件、恐怖活动,罪行累累。信徒往往认清邪教头目的真面目后,欲脱离邪教,有些勇敢地站出来,通过各种方式揭露邪教头目,令邪教头目及邪教组织的罪恶大白于天下。

  前法沦功习练者景占义曾经是实践“法沦科学”的大红人,蒙李洪志“亲顾茅庐”,醒悟后果断以脱轮入常,2012年公开发表《我所认识的李洪志》,还原事实真相,击碎了“大法超常科学”的鬼话。

  原法沦功练习者、李洪志最早的洋弟子之一——托尼·史密斯——于2003年和2009年分别发表文章,表示李洪志不再是个可信的师父。

  摄理教前信徒伊丽莎白披露摄理教拉人、洗脑、暴力控制信徒的卑鄙伎俩,“了解真相后,这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,我精神和肉体上都遭受打击”。摄理教前信徒金美善用自己的经历揭开了郑明锡敛财的伎俩——捐献和义卖。

  美国女星利厄·雷米尼退出科学教后通过个人回忆录《麻烦制造者——好莱坞及科学教的生存》揭露科学教内幕。

  如此一来,邪教组织灭亡危机四伏,邪教头目又怎会不害怕!

  转自中国反邪教网

随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随县新闻中心承办
联系电话:0722-3567882 备案编号:鄂ICP备12008781号
随县新闻中心邮箱:suixianxwzx@126.com

网站申明:本网站上的信息受版权保护。